第117章:所谓拥有

小说: 宿酲 作者: 栖榛 更新时间:2020-07-12 01:40:45 字数:2428 阅读进度:120/123

曾凯原本还垂着眸,手也在身侧紧握成拳,但这会儿被她们两个人一插话,也放松了不少。

他笑了两声,本还想再说几句,一直揣在兜里的手机就响了,他接了电话匆忙应了两声,随后便着急要走,只在走之前在杜蘅手机上飞快地按下了一串数字。

是他的电话号码。

杜蘅盯着这数字卡呢许久,犹豫了片刻,还是把号码存下了。

蒋芸眼尖,伸手就在她背后拍了一巴掌:“个死丫头,你还真应下来啊?!”

“那您看他刚才的样子,要是不应下来,他会怎么想?”

看得出来曾凯有骨气,所以他固然不想让人瞧不起,他是接受了她们的帮助,而不是她们的施舍,否则刚才不会提出还钱带利息,也不会说要给她们帮忙。

像他这样的人,怎么说呢?虽然平时也做了坏事,但是本质上并不能算是多坏,相反的,这座小城里,少有他这样的性子的人。若是相处起来,应该会是一个不错的朋友。

蒋芸看着杜蘅的眼睛,蓦地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她点了下头,指了一下厨房,正打算过去,就被杜蘅叫住了。

“你什么时候借的他钱?”

语气淡淡的,让人猜不出她的情绪。

蒋芸下意识地抿了下嘴,眼神有些飘忽:“就……你发烧那次,我去医院给你拿药的时候正好碰见了,也没有借多少。”

杜蘅应了一声,没有再问。

蒋芸松了口气,转身快步进了厨房。

……

直到被赵良穆推进房间,封阳都还没有回过神。

房子和前两天走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那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人拉了起来,明明外面正出着太阳,屋里却暗得让人心慌,只有几缕勉强从窗帘缝里透进来的光,可以让人确定此时是白天。

赵良穆手抓着封阳的手臂,目光在房间四处扫了几眼。他“啧”了一声,将封阳按到床边坐下,脚尖无意踢到了从床底露出来的半截铁链。

金属碰撞的声音,刺耳得很,惊得封阳整个人都颤了一下。

这声音,似乎是某个开关,在听到的那一瞬间,直接将封阳拉进了一段不太好的回忆里。

那是他被送到二中之前的事情。

因为那次他趁着赵良穆不在家跑去了楼下的药店买药,有人看见了便多问了几句,本来也没什么,当时封阳怕人得很,除了买药的时候,根本就没有再和任何人说话,但赵良穆回来之后还是打了他一顿,后面的几天都用铁链把他锁在床上。

当时手腕和脚踝都被磨烂了。

他这些年,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呢?

封阳自己也不知道了,糊里糊涂地过了这么多年,在进二中之前,他都没有正儿八经上过学,现在会的东西,除却已经在二中学到的,差不多都是赵良穆教的——用的那个已经被他收起来的复读机。

他有些恍惚,耳朵嗡嗡的,除了自己的喘息声,几乎听不见其它声音,只觉得手腕和脚踝都痛得很,就像是上面那一层皮又被东西磨烂了一样。

也不知道……杜蘅有没有在担心他。

他迷迷糊糊想着,觉得应该是有的。

赵良穆隐约察觉到封阳状态不对,忙上下打量他,过了一会儿,有觉得是自己太过紧张了。

能有什么事?不过是想逃罢了。

他冷哼了一声,没有再管他,直接转身出了房间。

落锁的时候,封阳的睫毛轻轻颤了一下。

他的呼吸慢慢平稳下来,在确定赵良穆短时间内不会过来之后,他小心翼翼地缩到了床上。

脚上没有他以为的重量,但他的眸子依旧像一潭死水,昏沉沉的。

屋子里没有吃的,也没有水,封阳睡了两天,这会儿饿得不行,奈何赵良穆把房间锁死了,若是他一直不开门,封阳也只能饿着。

其实,赵良穆并不打算把人饿坏,方才那么凶,不过是被封阳在梦里的那声“阿蘅”气昏了头,所以态度强硬了些,现在冷静下来,还是决定去厨房下一碗面。

发过一次火,他现在的心情虽算不上太好,但也不坏,一想到之后的日子封阳都会和自己呆在一块儿,他的眼里竟显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。

在他心里,他和封阳是一类人,都是黑暗角落里的尘土,都在见过一抹光后就妄想把光抓住。

但是,怎么可能呢?

有的人生来就在黑暗里,有的人生来就在光里,有光的地方从来都不会有暗影,黑暗的地方就算有光也转瞬即逝。

所谓的拥有,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只有他啊,才能永远陪在他身边,他们之间,不需要再有其他人的出现。

就这样就够了。

把面捞进碗里,他特地等了一会儿,才端着面重新打开了封阳房间的门。

此时的封阳,依旧像刚才一样缩在床上,明明上个星期还同杜蘅笑着,这会儿却是可怜地抱着自己发着抖。

赵良穆眼中闪过一抹懊恼,将碗放到了床头柜上,自己则轻轻坐到了床边。

许是感受到了他的靠近,封阳抖得耕犁好了。

他是真的怕极了,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在这个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,这让他一阵一阵地觉得后背发凉。

看到少年的变化,赵良穆的眸子几乎瞬间就冷了下来,他烦躁地别开脸,齐声摔伤了们,随后,又是锁门的声音。

应该……不会再进来了。

封阳将自己抱得紧了些,过了许久,才从床上撑了起来,目光落到窗帘缝哪儿,盯着那抹光直发愣。

“真好看啊……”

他着了魔似的出了神,动作缓慢地起身走到了床边,猛地把窗帘拉开了。

屋子瞬间就亮了起来,他条件反射地眯了两下眼睛。

屋子里又逛了,他的眼睛却跟蒙了层灰似的失了光彩。

楼下有不少人,出来散步的老头儿,挎着菜篮的老太太。

对面冯老太的卤菜店生意一如既往的好,店门口排了不少人。

上次去那儿,还是杜蘅……阿蘅!

封阳蓦地瞪大了眼睛,伸手打开了窗,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。

是阿蘅没错,阿蘅来这边了!

“阿……”